您现在的位置横山新闻首页>>国内新闻>>正文

                          降兵空軍-红旗-9B和红旗-22是「长剑」

                          质疑天猫双11造假

                          「金飛鏢」側重考核空軍飛行員「百步穿楊」的突擊攻擊能力。飛行員要求「一次突破、一次瞄準、一次發射」,「首攻不中,即為零分」,從2014年開始實行全程實彈攻擊。

                          「金頭盔」是空軍飛行員的至高榮譽,授予自由空戰考核中奪冠的「空戰能手」,考驗飛行員在實戰化考核中的全方位能力。西部戰區空軍的「80後」飛行員蔣佳冀以42:0的大比分奪得第一屆「金頭盔」,是空軍第一位蟬聯、唯一一位三獲「金頭盔」的王牌飛行員,也是目前空軍最年輕的航空兵旅旅長。

                          2019年11月11日,空軍迎來建軍70周年紀念日。回顧過去70年,空軍重器輩出,向世界一流天兵目標奮飛。作為「空天一體、攻防兼備」的戰略軍種,空軍近年來進入前所未有的發展快車道。航空兵、空降兵、防空兵各軍種優化重塑,「威龍」殲-20隱身戰機、「鯤鵬」運-20重型運輸機、轟-6N遠程轟炸機等大國重器接連亮相,向海、向遠的戰巡訓練常態化亮劍,成為捍衛國家安全的重要力量。

                          紅旗-22射程約100公里,最大射高約2.7萬米,在防空體系中僅次於紅旗-9B。兩款導彈相比較,紅旗-9B採取垂直發射和末端主動雷達制導方式,而紅旗-22採取傾斜發射,以及指令指導加半主動雷達制導。總體性能上,紅旗-22不如紅旗-9B,但成本較低,是後者的重要補充和輔助。

                          空降兵垂直投送 配備重裝機械

                          此外,無偵-8高空高速戰略偵察無人機、空警-500預警機、AG-600大型水陸兩棲飛機等多樣化機型,共同構建起門類齊全、高中低搭配的強大陣容,全面提高戰略預警、空中打擊、防空反導、空降作戰、戰略投送、信息對抗、綜合保障能力。最為重量級的轟-20戰略轟炸機未來將是中國空軍的頭號大殺器。

                          戰法屢創「首次」 攻防兼備按照高層部署,空軍的戰略定位是「空天一體、攻防兼備」。所謂「空天一體」,就是統籌空中與太空兩大戰域,最重要的是補齊空基核打擊力量短板。最新型轟-6N遠程轟炸機在國慶大閱兵中首次亮相,通過空中加受油、機腹改型增強掛載能力,轟-6N具備了空射彈道導彈的遠程打擊戰力,在轟-20服役之前,為建設空基核力量平台、打造「空天一體」邁出堅實步伐。

                          「長劍」配「匕首」 築立體防空網絡

                          軍改組建空軍空降兵軍,不僅規模擴充到6個空降兵旅及1個特戰旅、1個運輸航空兵旅、1個支援旅,且呈面狀分佈於各大戰區,着眼於全疆域機動作戰能力建設。且空降兵軍獨立於5大戰區空軍,是一柄直屬空軍總部的快速「佩劍」。

                          圖:空軍航空兵某旅飛行一大隊是新中國首支組建、首支參戰、首獲戰功的英雄飛行大隊。60多年來,作為「尖刀的刀尖」,飛行一大隊始終奮飛在練兵備戰第一線,被空軍授予「先鋒飛行大隊」榮譽稱號,被中央軍委表彰為「全軍軍事訓練先進單位」。圖為「先鋒飛行大隊」飛行員列隊走向戰機(資料圖片)

                          「五大比武」全面錘煉實戰能力

                          圖:10月17日,在吉林長春舉辦的航空開放活動上,空降兵展示空中突擊行動(資料圖片)

                          多年來,空軍形成了以四大比武為支撐的訓練格局。如今擴充為五大比武,包括「紅劍」體系對抗、「藍盾」防空反導、「金頭盔」自由空戰、「金飛鏢」突防突擊、「擎電」電磁對抗,涵蓋了空軍作戰的全鏈條全體系。

                          紅旗-9B是解放軍現役最先進、最具威力的防空導彈系統,2017年朱日和大閱兵首亮相。最大射程200公里,最大射高3萬米,速度最高達6馬赫,採用8×8重型越野車底盤的4聯裝發射車,配有遠程搜索雷達、相控陣火控雷達。

                          在戰法上也創造了許多「首次」,譬如殲-20超視距空戰,轟-6K夜間緊急出擊,殲擊機「三殲客」同場編組作戰,殲-11B大機群遠程機動對抗等。

                          防空兵包括高射炮兵和地空導彈兵。隨着信息化條件下的軍事變革,地空導彈兵已經成為地面防空的絕對主力。空軍的防空盾牌,主要有四面「紅旗」組成,包括紅旗-9B、紅旗-22、紅旗-12A、紅旗-6A,覆蓋不同距離、不同空域,構築起全方位立體化的防空網絡體系。

                          在地空導彈中,紅旗-9B和紅旗-22是「長劍」,紅旗-12A和紅旗-6A則是「匕首」。紅旗-12A最大射高約2.5萬米,射程超40公里。而紅旗-6A的最大特點是彈炮合一,能夠發射高精度導彈和高射速炮彈。

                          在信息化作戰中,制電磁權已經成為左右戰局勝敗的關鍵因素。「擎電」是電子戰飛機的比拼,考驗部隊電磁攻防能力。

                          圖:「金頭盔」是空軍飛行員的至高榮譽,西部戰區空軍飛行員蔣佳冀是唯一一位三獲「金頭盔」的王牌飛行員(網絡圖片)

                          其中,紅旗-9B是高空、遠程防空導彈,紅旗-22是中高空、中遠程,紅旗-12A是中高空、中程,紅旗-6A則是低空、近程的末端防空彈炮系統,具備抗飽和攻擊、複雜電磁環境作戰和攔截多種空襲兵器的能力。

                          「紅劍」是最大規模的綜合性演習,主要考察各戰區空軍指揮班子和作戰部隊的體系對抗能力。「藍盾」是防空反導演習,突出偵察、打擊、機動、防禦和保障集成訓練。

                          作為空軍立體化作戰體系中的一支重要力量,近幾年來空降兵從力量編成到武器裝備都有了長足進步。

                          在空軍建軍70周年前夕,空軍首次公布了實戰化訓練新品牌「擎電」,主要聚焦提升電子戰能力。這是空軍的第五項大比武。

                          在力量編成上,原來的空降兵第15軍及其下轄的3個空降兵師基本屬於點狀集中部署。

                          轟-20料接棒「頭號大殺器」

                          在武器方面,ZBD-03水陸兩棲輕型履帶式空降步兵戰車、ZBD-03空降自行迫榴炮、LYT2021輪式傘兵突擊車等主戰裝備,提高了空降兵的重裝機械化程度,從單一的「背傘的步兵」向多兵種合成的「飛行集團軍」轉型,並能適應極熱極寒、高原山地、沙漠戈壁、湖海沼澤等複雜地域環境,進行快速機動和縱深突擊。

                          圖:二○一八年,空軍舉行「藍盾—18」多軍兵種地面聯合防空演習。圖為空軍某地空導彈營發射導彈對空中目標實施打擊(網絡圖片)

                          轟-6K與殲擊機、加油機、預警機等多型戰機編隊飛越宮古海峽、巴士海峽、對馬海峽,戰巡南海、繞島巡航、警巡東海、前出西太平洋、穿刺第一島鏈、礪劍雪域高原,圍繞事關國家安全統一的戰略熱點,全方位練兵,開闢新航線、突破新區域、探索深遠海空,在遠海遠洋訓練中熟悉戰場環境,磨礪實戰能力。

                          航空兵、防空兵、空降兵是空軍規模最大的3大兵種。就戰域部署和運用方式的區別而言,航空兵側重空空打擊,奪取制空權;防空兵是地空打擊,鑄就天網,攔截敵機;空降兵是空地打擊,垂直天降,地面突襲。

                          而「攻防兼備」則要求空軍由傳統的「國土防空型」向「攻防兼備型」轉變,變單純防禦為主動出擊。反映到實踐,空軍的戰鬥巡航、實戰化訓練圍繞「向海、向遠」四字方針常態化展開。

                          隨着運-20大型遠程運輸機的服役,進一步提升了空降兵的戰略投送能力。2018年5月,運-20首次與空降兵部隊聯合開展空降空投訓練。

                          武器裝備更新換代的提速是空軍近年來高速發展的最直觀標誌。殲擊機家族,以「威龍」殲-20隱身戰機領銜,殲-16、「猛龍」殲-10C靈活編隊;運輸機集群,「鯤鵬」運-20重型運輸機與運-8、運-9中型運輸機協同配合;轟炸機梯隊,轟-6N、轟-6K遠程轟炸機,組成戰略打擊的「戰神雙煞」。

                          空軍主要包括航空兵、空降兵、地面防空兵、雷達兵、電子對抗部隊、信息通信部隊等兵種。在軍改之中整編改組為5個戰區空軍和1個空降兵軍,以及軍事院校、試驗訓練基地等。戰區空軍下轄11個基地和航空兵旅(師)、地空導彈兵旅(師)、雷達兵旅等部隊。

                          今日关键词:清华神仙打架大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