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横山新闻首页>>财经新闻>>正文

                                        居民融资-2月居民短贷和企业中长期贷款的回落推动信贷投放低于市场预期

                                        台湾地区新增7例

                                        與此同時,隨着節后銀行資產投放逐步恢復、月末集中投放以及央行出台專項再貸款等定向調控政策助力信用回暖,M1同比增長趨於改善,不過考慮到疫情期間房地產銷售和居民消費依然較弱,會影響儲蓄存款向對公存款的遷徙速度,2 月零售存款僅下降1200億元,對公存款增長2840億元,使得M1增速回升幅度比較有限。

                                        與此同時,對公貸款主要由「抗疫」貸款支撐,2月企業貸款增加1.13萬億元,其中,企業短期貸款增加6549億元,同比多增5069億元,央行再貸款起到了明顯的拉動作用;企業中長期貸款增加4157億元,同比少增970億元,多少還是受到了疫情的影響,企業中長期貸款佔比回升暫時打斷,但隨着企業的復工復產,未來企業中長期貸款佔比回升趨勢不變。

                                        非標融資回落是社融增速的最大拖累因素。2月非標融資減少4857億元,比2019年同期多減1208.1億元,成為社融的最大拖累因素,其中,受票據標準化政策的影響,2月銀行承兌匯票繼續下滑,減少3961億元,同比多減858億元;新增委託貸款減少356億元,同比少減152億元;新增信託貸款減少540億元,同比多減503億元;雖然資管新規過渡期依然還在討論中,但是非標融資對社融的拖累已經顯現。

                                        在社融方面,表外融資受到的影響較大,直接融資增長顯著。表外融資中的非標(委託貸款+信託貸款)合計減少896億元,與企業暫未復工有關;未貼現票據大幅下降3961億元,與疫情下商業活動低迷有關。

                                        疫情期間,通過抗擊疫情的相關貸款和債券有效支撐了信貸和社融的增長;疫情過後,一方面,居民被壓抑的消費需求以及開發商降價促銷將刺激居民信貸的增長;另一方面,由於一季度經濟受疫情的衝擊較大,後續逆周期政策需要有更多的信貸社融支持保證全年經濟不滑出合理區間。因此,2020年全年信貸社融仍可能超預期。

                                        原標題:銀行一季度信貸投放「短多長少」

                                        展望3月,隨着復工復產的推進,同時考慮到央行MPA考核的因素,光大證券認為,3月新增信貸能夠維持平穩增長,對公領域基建、房地產融資恢復相對確定,零售領域按揭信貸維持平穩,信用卡等消費類信貸料暫難以有效復蘇。2019年3月新增信貸1.69萬億元,2020年3月新增信貸不低於此,預計一季度新增信貸6萬億元左右,人民幣貸款增速為 12%。

                                        「穩信用」起作用疫情發生以來,各級監管部門出台了大量支持性舉措用以穩定經濟,貨幣政策上一方面維持流動性格局寬鬆,另一方面加大定向結構性支持,對於「穩信用」起到了積極效果。

                                        2月居民存貸款均出現負增長,居民端信用體系呈現收縮跡象,這從側面反映了疫情對於居民生產消費活動的巨大影響。1-2月,以信用卡、綜合消費信貸為代表的居民短期消費類貸款連續負增長,3月能否有效恢復仍需觀察,居民中長期貸款雖然維持正增長,但若剔除新增經營性貸款,預計按揭貸款增長壓力也較為突出。

                                        此外,直接融資發力,企業債券和股權融資保持較快增長。其中,新口徑下,企業債券凈融資3860億元,同比多增2985億元;非金融企業境內股票融資449億元,同比多增330 億元。隨着再融資新規的落地,資本市場持續發力,將不斷提升直接融資對實體經濟的服務能力。

                                        直接融資中,企業債券增加3860億元,同比多增2985億元,一方面是因為目前利率較低,另一方面監管層通過債券市場全力支持疫情防控,截至2020年3月10日,已累計發行支持疫情防控債券2095億元。

                                        總之,疫情對金融數據的影響主要體現在2月。之後,隨着復工進度的加快,疊加1年期LPR利率下行10BP,推動商業銀行加大對受疫情影響重點行業信貸投入。整體來看,受疫情的影響,2月信貸回落趨勢在3月之後將會徹底改變,2020年一季度信貸投放依然樂觀,在總量保持快速增長的同時,期待結構持續改善,對沖疫情對實體經濟的影響。

                                        對公信貸方面,1-2月,企事業單位貸款增加3.99萬億元,同比多增5800億元。2月,在實體經濟活動放緩、需求偏弱的情況下,對公貸款仍然保持了較好的增長態勢,其中,政策性銀行、大型銀行發揮了決定性力量。對公信貸投放較好的行業主要是與抗擊疫情相關的醫藥衛生領域、基建、房地產領域以及受疫情影響較小或受益於非接觸式經濟的5G、AI、工業互聯網、物聯網等重點產業。對公貸款2月增長建立在1月高增長基礎之上,凸顯對公領域信貸投放具有一定的靈活度,配合專項債發行、特定領域專項貸款額度而進行的政策性投放較多。

                                        疫情負面衝擊不可小覷綜合來看,2月份金融數據表現與疫情影響高度相關,既有疫情對經濟負面衝擊在金融領域的映射,也有逆周期調節與定向支持力度加大帶來的影響。

                                        與此同時,人民幣信貸和政府債券凈融資也出現回落。社融新口徑下,雖然2019年2月正好是春節假期,但是在低基數效應下,對實體經濟發放人民幣貸款增加7202億元,同比少增439億元,房地產企業外幣貸款有所回升,同比多增357億元。從2019年12月起,央行進一步完善社會融資規模統計,將「國債」和「地方政府一般債券」納入社會融資規模統計,與原有「地方政府專項債券」合併為「政府債券」指標,疊加國債和地方政府債,2020 年2月政府債券凈融資1824億元,同比少增2523億元。

                                        政府債券2月增加1824億元,同比少增2523億元,不過,2月份財政部提前下達了2020年新增地方債務限額8480億元,加上2019年提前下達的專項債務1萬億元,共提前下達新增地方政府債務1.85萬億元,未來將繼續發力。

                                        2019年2月,由於春節假期存在低基數效應,但是受疫情的影響,不僅信貸投放小幅回落,非標和政府債券凈融資推動社融總量出現小幅回落。2020年2月,社融新增8554億元,比2019年同期減少1111億元,新口徑下,社融增速繼續保持10.7%,與1月持平。非標、信貸和政府債券凈融資回落成為社融的拖累因素。

                                        2月M2同比增長8.8%,比1月提升0.4個百分點。主要有以下四個原因:一是2019 年2月M2存量規模基數較低;二是2月新增人民幣貸款9057億元,對M2形成正向貢獻;三是國家稅務總局將2月例行繳稅時點推遲至2月28日,與財政支出時點基本重合,繳稅對2月流動性影響較小;最後,2月並非傳統繳稅大月,使得2月財政存款僅新增208億元,對M2的拖累小。

                                        不過,企業部門貸款需求旺盛,2月當月非金融企業貸款新增1.13萬億元,其中,短期貸款增加6549億元,比2019年同期多增5069億元;中長期貸款增加4157億元,比2019 年同期少增970億元;票據融資監管繼續趨嚴,企業通過票據融資比2019年同期出現較大幅度下行,2月當月企業票據融資增加634億元,比2019年同期少增1061億元;受流動性較為寬裕等因素的影響,非銀金融機構貸款增加178億元,比2019年同期多增565億元。

                                        低資金價格促進企業債券融資大幅增長,2月,較低的資金價格以及債券審批效率的提升,促進各類債券發行,企業類債券融資規模近4000億元。企業債券發行提速提升了企業資金的可得性。但需要注意的是,2月以來的流動性寬鬆部分淤積于銀行間市場,部分資金空轉;企業債券定價下行更多是對於大型銀行融資成本的緩解。但銀行體系才是服務小微企業,提供普惠金融的主力軍,當前資金市場低價格向存款市場傳導受阻,一般性存款定價仍具有上行壓力,貨幣政策傳導渠道不暢,通過數量工具放水更大程度上推動支持小微企業,不如利率工具更為直接。

                                        信貸投放總體低於預期數據顯示,2月居民短貸和企業中長期貸款的回落推動信貸投放低於市場預期。信貸投放整體低於市場預期,主要是疫情之下,復工進度緩慢,消費需求下降,居民短期新增貸款和企業中長期貸款回落所致。2月當月人民幣貸款新增9057億元,同比多增199億元,整體低於市場預期。受疫情和復工進度緩慢等因素的影響,居民貸款出現顯著下滑,成為拖累信貸的重要力量,其中,2月單月居民部門短期貸款減少4504億元,比2019年同期多減 1572億元;中長期貸款增加371億元,比2019年同期少增1855億元。

                                        春節錯位疊加央行定向調控助力貨幣供給增速回暖,2月M0同比增長10.9%,M1同比增長4.8%。由於2020年春節位於1月下旬,受春節錯位、年終獎發放、居民取現等因素的影響,部分企業活期存款轉換至居民儲蓄存款,導致1月零售存款大幅增長4.2萬億元,對公存款下降1.6萬億元,在此情況下,M1增速降至零。進入2月,現金迴流使得M0規模下降約5000億元,但在春節錯位的影響下(2019年2月M0下降約8000億元),M0同比增速反而提升至10.9%。

                                        整體來看,扣除2019年同期春節假期因素,2020年前兩個月信貸投放結構有待改善:中長期貸款總額達到2.87萬億元,佔全部貸款比重為67.6%,比2019年同期下降1.21個百分點,比1月下降4.3個百分點;由此可見,年初雖然商業銀行存在「早投放、早受益」的慣例,加大信貸投放力度,但是由於受疫情的影響,多投放的是短期貸款,中長期貸款佔比較低,企業寬信用任重道遠。未來期待央行修改MPA考核機制,從而推動商業銀行加大中長期貸款投放。

                                        3月11日,央行公布2月金融數據顯示,受疫情的影響,2月當月新增人民幣貸款9057 億元,同比多增199億元,低於市場預期;2月當月社會融資規模增量為8554億元,比2019 年同期少增1111億元,同比增長10.7%;2月末,M2餘額203.08萬億元,同比增長8.8%,比上月末提高0.4個百分點,比2019年同期提高0.8個百分點;M1同比增長4.8%,增速分別比上月末和2019年同期提高4.8個百分點和2.8個百分點;M0同比增長10.9%,當月凈回籠現金5062億元。

                                        受疫情影響最大的是居民部門貸款,2月居民貸款共減少4133億元。居民短期貸款減少4504億元,一方面,居民隔離在家,線下消費近乎停滯,信用卡分期、消費貸款需求驟降;另一方面,個人經營貸款因為小微企業主復工更加不容易,部分提前償還避免不必要的利息支出。居民中長期貸款增加371億元,下滑明顯,由於房產銷售受到限制,按揭貸款因此受到較大影響。

                                        最後,充裕流動性部分淤積值得重視。2月流動性體系持續寬鬆,央行春節后5周之內合計比2019年少回收流動性7800億元,再疊加央行專項再貸款、再貼現定向支持安排;積極的財政政策支持抗疫投放較多,使得2月資金價格快速下行,2月質押式回購加權平均利率為1.81%,比1月低27BP。流動性寬鬆局面下,信貸體系供給偏松與需求偏弱形成矛盾,資金部分淤積于銀行間市場,銀行體系對非銀體系貸款增加近2000億元。

                                        由此可見,2月居民部門受疫情隔離等因素的影響,不僅短期消費貸款出現大幅下滑,購房意願也受到壓抑,推動居民部門中長期房貸規模出現顯著下行。

                                        截至2月末,M2餘額同比增長8.8%,增速分別比1月末和2019年同期高0.4個百分點和0.8個百分點;M1同比增長4.8%,增速分別比1月末和2019年同期高4.8個百分點和 2.8個百分點。M2和M1增速雙雙回升的主要原因在於:一是春節假期導致的低基數效應;由於春節錯峰,導致2019年同期基數較低,M2增速有所回升;二是疫情期間,央行加大逆周期調節力度,企業活期存款顯著增加,導致M1增速回升。同時,春節後為了防止疫情對資本市場的衝擊,央行連續進行資金凈投放,M0同比增長10.9%,增速比1月回升4.3個百分點,說明春節后央行基礎貨幣投放積極性較高,推動了M0增速的回升。後續隨着疫情拐點的到來,M0增速將小幅回落;企業主動投資意願增強,M1增速仍將繼續回升。

                                        2月,金融數據至少在三個方面反映出疫情的負面衝擊:首先,疫情對信用體系形成的負面影響,表現為居民端出現信用收縮跡象。

                                        其次,小微企業活動明顯受限。票據融資在小微企業經營中扮演重要角色,目前,票據融資約七成提供給中小企業。春節前,小微企業在供應鏈體系中應收應付安排通過票據流轉,但節后小微企業自身資金面偏緊,經營活動趨緩,故增加貼現。(貼現+未貼現)負增長與2 月企業復工較慢,供應鏈體系不穩定相關度較大,在疫情嚴重時期票據使用量大幅下降,小微企業經營活動受疫情影響明顯受限。

                                        目前,海外新冠疫情處於爆發期,美聯儲宣布降息50個基點至1.00%-1.25%,這是美聯儲自2008年以來的最大幅度降息,同時將超額準備金率(IOER)下調 50個基點至1.1%,以應對抗新冠肺炎疫情對經濟的影響。3月美聯儲再次下調基本利率的預期升溫,面對美聯儲非常規降息,全球央行跟隨美聯儲降息,全球流動性走向寬鬆,為中國央行進一步下調公開市場操作利率和普惠降准迎來操作空間,3月在用好 8000億元再貸款再貼現專用額度和 3500億元政策性銀行專項信貸額度基礎上,商業銀行將加大信貸投放,助推社融增速顯著回升。

                                        年初雖然商業銀行存在「早投放、早受益」的慣例,加大信貸投放力度,但是由於受疫情的影響,多投放的是短期貸款,中長期貸款佔比較低,企業寬信用任重道遠。未來期待央行修改MPA考核機制,從而推動商業銀行加大中長期貸款投放。

                                        根據光大證券的觀測分析,短期消費類信貸風險出現上行壓力,居民端一方面信用縮表、另一方面風險上行疊加(主要受疫情影響部分生產活動中斷或受阻,進而影響居民收入穩定性),需進一步關注長尾居民客戶的財務穩健性,以及抓緊推動復工復產對於改善居民收入的現實意義。

                                        今日关键词:钟南山静立默哀